姐的欢喜

::谁来解神农架“野人”之谜::

最新目击

    主持人:在进入神农架前,就听到各种关于“野人”的不同看法。不信者说,“世界上有野人,但神农架不一定有”、“神农架根本没有野人,是人编造出来的谎言”;信其者说,“种种迹象表明,神农架肯定有野人”、“野人传说古已有之,很可能有”;还有的说,“与其信其无,不如信其有,有了比没有有意思”。
    那末,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这次,记者来到位于我国湖北省西北部的神农架,没想到在世纪之交的时候,“野人”出没的频率比以往何时候都要高,而且出现的范围越来越小,越来越集中……

相关主题

·

·

·

·

·

·

相关链接

·历届考察情况

·个人探险家张金星

 

::谁来解神农架“野人”之谜::

神农架在湖北的位置

点击放大

相传,远古神农氏曾在这里搭架采药、搭架居住和祭祀,因而命名为神农架。图为纪念这位圣人的神农坛。(新华网河北频道记者江山摄)

点击放大

神农架一带群山连绵,树木茂盛,是迄今为止在地球上中纬度地区保存最完好的原始森林生态系统区域,被誉为“天然动植物园”、“物种基因库”和“生物避难所”。(新华网河北频道记者江山摄)

点击放大

神农架至今保存着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享有“绿色明珠”、“自然博物馆”和“清凉王国”等众多美誉。(新华网河北频道记者江山摄)

 


    2000年9月6日。8名十堰市电信局人员清晨在神农架国家自然保护区内的白水漂至凉风垭一左转弯处,看到前面50多米远的公路上有两个棕黑色的“野人”,正在向来车的方向走。车还没完全转过弯,两“野人”一前一后突然往公路下跳。他们赶紧停车,发现两“野人”从相距约二米的地方分头跳下,在离公路20多米远的一块大石包下汇合后逃走,留下的脚印十分清晰。

    2001年10月3日。黄石市“小蓝帽”活动俱乐部一行8人,在猴子石与"野人"相见,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袁振新教授,王方辰秘书长等碰巧来神考察,闻讯后,马上同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摄制组和中国奇考队张金星等人,与目击者宋洪涛、张洁等人座谈。

    2002年1月28日。神农架林区红坪镇副镇长邱虎、红坪林业站站长付传金在近距离内见到了"野人"。此日,神农架林区党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朱诗章等党政领导恰巧前往红坪镇检查退耕还林还草工作。由于邱虎分管此项工作,接到通知后,他与付传金连夜从相距百里的板仓坪赶往红坪镇,刚刚下了雪,公路上一片洁白,付传金开着吉普车在雪地上行驶着,两只雪亮的车灯与白雪映照,显得更加明亮,公路上的一切格外清晰,不时可见到许多野生动物在公路上游荡。夜晚11点40分,当车开到距原桥洞沟公路附近约250米,此处坡陡且有两个急弯,付站长放慢了车速,缓缓向下滑行,汽车转过最后一个急弯时,在明亮的车灯映照下,他看到公路前方距车20米有一个似人非猴的动物在直立行走,当车灯猛然照在它身上,它急忙横跨公路,飞快地向阴峪河方向的原始森林逃去;它挥动双臂拨开森林,发出又响又脆的声音。只见它浑身长着灰黄色的毛,似枯黄的草,没有尾巴;它大步横跨公路时弯着腰,身躯肥壮,体重大约100公斤以上;从它一大步跨过公路的动作来看,十分机智灵活,几秒钟就消失了。付站长开着吉普车往前又开了100米,才自言自语地说:"莫不是碰到鬼了?"邱副镇长也觉得不可思议,它到底是鬼是人?当小车快要驶上209国道时,邱副镇长突然醒悟了,莫非它就是人们常说的"野人"?于是,对付站长说:“快将车开回去看看,如果真是它就太好了!"当小车返回桥洞沟,已是半夜1点了,下车后,邱、付二人果然发现了一些零乱的人形赤脚印,其中有两个人形脚印十分清晰,显然是它横跨公路时的那两个脚印。副镇长当时用张开的手指比划,有二掌长,约40厘米,宽15至17厘米,四趾并拢,拇指外撇,与其它四趾的裂约70度;两个赤脚印相距2至2.2米。付站长当即大声叫道:“就是刚才那家伙留下的脚印,肯定不是熊,我到神农架工作这么多年专搞林业,对熊再熟悉不过了”!


    “野人”传说由来已久

    主持人:世界上人们对于“野人”的有无,至今尚无定论,长期以来学术之争激烈。神农架的奇幻、神秘、引人入胜在于它拥有一种传奇性动物“野人”。它像幽灵一样,在文明社会时而出现,时而消失,但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人能断然否定它的存在;也没有人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说它一定有。不过,既然有了这样一种说法,而且这种说法还牵扯了相当数量的目击者以及包括科学家在内的困惑:那么,这个主要发生在我国中部某些神秘原始地区的类人生物之谜,就值得我们去认真探访一下了。

    谭徽在(神农架林区党委副书记、政府区长):位于湖北省西部的神农架林区境内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山势雄伟,从恐龙时代起,这里的地质运动和气候变化都比较小,是举世罕见的天然物种基因库。神农架有50种植物和70种动物受国家重点保护,包括银杏、珙桐、金丝猴、金雕等著名濒危物种,尤其关于“野人”的传说使这里一直具有浓郁的神秘色彩。

    神农架地区自古以来就有“野人”传说。在鄂西北山区,历代地方志中,都有“野人”出没的记载。在这一带,目击“野人”的群众多达数百人。目击者讲述的情况中,有人看见“野人”在流泪,也有“野人”向“野人”拍手表示友好。如战国时代,伟大诗人屈原在《九歌·山鬼》诗中写到:“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宣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那“多情善笑”的山鬼究竟是什么?山鬼出没的地方,正好是古代楚地,在屈原的故乡附近,楚地就指湖北一带。可见,山鬼出没的地方与“野人”活动的是一致的。神农架山地是秦岭、大巴山、巫山山脉汇合地区,是我国中部最大的山区,向有“中央山地”的称呼。为我国各种濒临灭绝植物如水杉等和动物如熊猫等生存地区。唐代柳宗元也有“猩猩,人面,能言笑,出蜀封溪山”的记载。

    卢德鲜(神农架林区宣传部部长):近几十年来,尤其是70年代以后,神农架的农民、林业工人、医生、教师以及地方行政官员……曾在森林中,在箭竹丛,在峡谷中的小溪边,在高山的公路旁,甚至在农舍的附近,多次碰上这种人形动物。但是,由于当时人们科学知识的匮乏,有的人还认识不到这种动物在科学研究上的价值,有的人则因当时的种种原因,而不敢外传。直到1976年5月4日凌晨,神农架林区的6位党政领导干部,在海拔1700米的神农架林区椿树垭附近地带,在两米左右近距离内,碰上了这种“红毛怪物”后,才引起各方关注。

    1976年9到10月,中国科学院派出的考察队在神农架考察时,一些过去看见过“野人”的人,向考察队反映目击野人的情况。当时在房县城关五金玩具厂工作的刘继宽(女,47岁),回忆了她13岁时在神农架盘水河见到野人的情景:国民党第75军,押着两个浑身长满红毛的“野人”,这两个“野人”,一个是公的,一个是母的,都被铁链捆着,头比我们人的头大,脸比人的脸长,脸上也有毛,一些胆子大的人拿苞谷给它吃,它会把手伸出来拿去啃,我看“野人”走了几丈远,是和人一样两腿走的。

    与“野人”搏斗过而声名大噪的70多岁的老人殷洪发曾对人说:“‘野人’胸前还有一块月亮疤。”殷洪发详细描述野人胸前月亮疤的形状:像一个圆镜,上面有毛,比其他地方的毛短一些,稀一些,疤的周围是白色毛。在神农架一带,早就有关于“野人”月亮疤的传说,据说想杀死“野人”,必从“月亮疤”开刀。

    卢德鲜:从许多人讲述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他们的确遇到了“野人”。从桥洞沟到阴峪河一带的罗圈套、南天门、猴子石、猪拱坪、四池沟等处,一直是“野人”频繁出没之处,也是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这里方圆几百平方公里,没有人烟,森林茂密,既有高山峡谷,溪流密布,又有悬崖峭壁,多岩洞,是野生动物天然乐园,有关“野人”出没的事情是有的。另外,从1994年秋至1996年4月,野考队已完成了对神农架及鄂西北地区的初步摸底探险考察。涉及神农架、鄂西北20多个乡镇,近千平方公里范围,走访调查了一年多,获得大量有关奇异动物(野人)及奇特自然现象的有关信息,并对一些相关信息进行了实地察看与考证,探险考察了一些神秘原始地区。通过认真研究分析,专家认为“野人”这一奇异物种确实存在。

    主持人:既然这么肯定神农架一定有“野人”,那为什么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

    谭万燕(神农架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神农架是发现“野人”最多的地区,迄今为止目击“野人”已达114人次,约有360多人看到138个“野人”活动形象。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捕获到“野人”活体或标本,但科学界并不排除“野人”存在的可能。过去,学者们认为:任何一个动物群体要能够繁衍生存,必须有一定的种群、数量,否则便必然要灭绝,而对“野人”不存在的根据正在于此。因时至今日,还无有任何“野人”的一些实物证据,没有抓到一个“野人”活体,因而认为“野人”不复存在,“野

     

点击放大

    多年来,这里经常发现“野人”的踪迹,流传着“野人”的故事,成为中外难解的“野人”之谜。图为《“野人”之谜展览馆》。

     

点击放大

  1. 上海自然博物馆展览之二:起源之谜
  2. 江西赣州遇洪不涝之谜:宋代排水系统仍发挥作用
  3. 探索系外生命之谜:未来几个月多国太空任务关注金星
  4. 剖析陈鲁豫暴瘦之谜
  5. 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揭开啄木鸟头部撞击免受损之谜
  6. ::谁来解神农架“野人”之谜::
  7. 洋河股价翻倍之谜
  8. 新技术揭开人类细胞生长发育之谜
  9. 神秘恐怖生物暴君水蛭
  10. 《宇宙生命之谜》教案1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继续努力完善网站!

扫码打赏
扫码打赏,1元、5元、10元...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合作QQ:9502669 | 微信:qq9502669

分享给小伙伴们: